便民服务
>更多
民事案件
日常生活经验在事实查明中的重要作用

                                              日常生活经验在事实查明中的重要作用
                                             ——黄松轩诉蒋广英、郭康宁民间借贷案


    一、 案件基本信息
    1、 判决书字号
    二审判决书(2011)珠中法民一终字第495号
    2、 案由:民间借贷
    3、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松轩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蒋广英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康宁
    二、 案件基本案情
    蒋广英与黄松轩及其亲属之间有多笔借贷,均是蒋广英向黄松轩或其亲属借款,其中,2009年7月6日向黄松轩借款人民币180000元,借款期限三个月,2009年9月6日前还清,同日,蒋广英又向黄松轩借款人民币93000元,约定于2009年12月30日还清。借款到期后,蒋广英未能还款,黄松轩遂提起本案诉讼,黄松轩诉讼请求:1、蒋广英、郭康宁立即连带偿还原告欠款人民币273000元及利息16998元;2、蒋广英、郭康宁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另外,蒋广英、郭康宁原为夫妻关系,1981年2月3日登记结婚,2009年11月12日离婚。对于借款用途,蒋广英称均用于多次往返澳门赌博。
    三、案件焦点
    蒋广英之借款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郭康宁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法院裁判要旨
    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合法、真实的借贷关系应受到法律保护。本案中原告提供了蒋广英出具的两张借条,蒋广英认可2009年7月6日人民币180000元的借条一张,不认可2009年7月6日的借款93000元,但未提供证据,仅凭蒋广英口头陈述,不能推翻蒋广英出具借条的证明效力,因此依法认定借贷93000元借贷关系的真实性。蒋广英共向借款273000元,应当还本付息。黄松轩请求按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银行利息,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被告郭康宁,被告蒋广英的借款用途为赌博,并未用于共同生活,属于被告蒋广英的个人债务,原告请求被告郭康宁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作出判决如下:一、蒋广英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偿还借款人民币273000元及逾期借款利息(自2009年9月7日起,以人民币1800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至付清之日止;自2009年12月31日起,以人民币930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至付清之日止)给黄松轩;二、驳回黄松轩对郭康宁的诉讼请求。
    黄松轩持原审意见提起上诉,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蒋广英与黄松轩之间借贷关系由蒋广英与出具的借条为证,蒋广英对于借条的真实性也无异议,予以确认。二审争议的是否为蒋广英及郭康宁的夫妻共同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借款发生于两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蒋广英及郭康宁也未能证实属于例外情形,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至于蒋广英辩称用于澳门赌博,但无证据证明,黄松轩也不予认可,原审仅凭蒋广英的单方陈述认定借款用于澳门赌博,缺乏依据,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应予纠正。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 维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0)香民一初字第335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2、 撤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0)香民一初字第335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3、 郭康宁对蒋广英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法官后语
    本案纠纷对于借款的真实性,一、二审并无分歧,针对郭康宁是否应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一审认定借款用途为澳门赌博的依据在于:1、黄松轩及其亲属与蒋广英之间存在多笔借款关系,且是在前款未还情的情况下发生新的借款,原、被告非正常的民间借贷关系,原、被告之间也并非朋友关系;2、蒋广英确有多次往返澳门的出境纪录;3、2009年12月蒋广英与郭康宁离婚,仅为借款发生前的五个月,蒋广英借款用于与郭康宁共同生活的可能性小;4、蒋广英并无其他投资或经营的项目,一天之内两次大数额的借款不合常理,蒋广英与郭康宁夫妻共同生活不可能一天之内有如此大的支出,基于以上考虑,一审认定蒋广英的单方借款用于澳门赌博,一天之内连续借款,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郭康宁对蒋广英的个人债务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则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采用排除法,如无特殊情况,均应夫妻共同债务,最终判决郭康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二审的真正分歧在于借款用途的认定,蒋广英的辩称属当事人陈述,为证据的形式之一,对于证据的分析采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值得注意的是,日常生活经验为日常生活的惯例,为大多情况所印证,为慨然性情形,且并非为主观性证据,对于案件事实查明有尤其重要的意义。事实发生于过去,要返回过去,恢复事实本来面目,就是要把纠纷放在某一场景中,探究在这一场景下很大可能发生的事件,而日常生活经验即为事件发生的背景,是场景中的最基本背景,因此日常生活经验证明事实的客观性应引起足够重视。然而在审判实践中,应用日常生活经验分析证据,认定事实,似乎并没有书证、物证认定事实给予法官的信心足,法官们趋向于寻找有形证据而忽略日常生活经验在事实认定的重要作用。本案纠纷为典型的民间借贷诉讼案,一方单方借款,另一方可能要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承担清偿责任的法理在于享受了借款利益的同时要承担还款责任,而并非简单的因与借款一方存在夫妻关系而承担责任,因此如借款夫妻任何一方能证明借款为个人行为,用于个人消费,与夫妻共同生活无关,也不构成夫妻共同债务,不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应由借款一方个人偿还。

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崔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