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民服务
>更多
民事案件
离婚案件中如何正确区分家庭暴力与一般夫妻纠纷
                                     离婚案件中如何正确区分家庭暴力与一般夫妻纠纷
                                              ——陈某诉张某离婚纠纷一案
【裁判要旨】
    家庭暴力,是指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主要是夫妻之间,一方通过暴力或胁迫、侮辱、经济控制等手段实施侵害另一方的身体、性、精神等方面的人身权利,以达到控制另一方的目的的行为。家庭暴力的核心是权力与控制,加害人存在着通过暴力伤害达到目的的主观故意,暴力行为呈现周期性,并且不同程度地造成受害人的身体或心理伤害后果,导致受害人因为恐惧而屈从于加害人的意志。而一般夫妻纠纷不具有这些特征。认定是否存在家庭暴力,应综合考虑以下因素:暴力引发的原因、加害人的主观目的是否是为了控制受害人、暴力行为是否呈现周期性、暴力给受害人造成的损害程度等。经认定构成家庭暴力的,调解无效应当判决准予离婚。
【案例索引】
案号:(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2062号
判决时间:2012年7月11日
生效时间:2012年8月6日
【案情】
原告陈某,女,汉族,1965年2月8日出生。
被告张某,男,汉族,1965年2月25日出生。
    原、被告于19xx年8月xx日登记结婚,xxxx年7月x日生育女儿张某玲。因被张某打骂,陈某曾于19xx年起诉离婚,张某当庭承认错误,请求原谅,陈某撤诉。此后,张某未有改变,在家中要求陈某事事服从,稍不顺从,即对其进行辱骂、威胁,用拳脚、鞋、皮带实施殴打,还曾在其认为陈某“顶嘴”时用鞋底抽打陈某嘴。2012年5月14日,张某认为陈某未将其衣服洗净,辱骂并要求陈某重洗。陈某不肯,说“下辈子我自己过”,张某即对陈某实施殴打,造成陈某左手臂淤伤。15日,陈某将被殴打的事告诉张某父亲,希望其进行劝诫。张某随后打电话辱骂陈某,陈某挂断电话。当晚,张某要求陈某将手机交出,陈某不肯,张某即抢夺陈某手机并砸烂,用拖鞋追打陈某,女儿张某玲在阻拦过程中被打伤脸部及手臂。开庭审理时,张某仍对陈某进行威胁、无理指责、贬损,辱骂陈某“写字差、没文化”,杜撰、威胁要“告发”陈某所谓“刑事罪行”,坚决不同意离婚。
    原、被告女儿张某玲(已成年)出庭作证陈述,我父亲经常对母亲实施家庭暴力,从我记事以来就经常看到父亲辱骂、殴打母亲。父亲要求家中事事必须由他作主,稍有不从就拳脚相加,用拖鞋、皮带进行殴打,砸坏母亲手机、家中茶杯无数。2012年5月15号晚上,父亲抢夺母亲手机并砸烂,还用拖鞋追打母亲,我在劝阻时被父亲打伤鼻子及手臂。
    张某辩称,双方感情一直很好,1989年我在法庭上向她赔礼道歉后获得她的谅解,她撤诉后,我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陈某在诉状所称的“恶言相对,拳打脚踢,限制人身自由”等均不属实。2012年5月14日晚,我让她重洗衣服,她不肯还说“下辈子我自己过”,这就是咒我死的意思,我打她一巴掌是警告她。15号,她打电话向我父亲告状说我打她,我父亲都80多岁了,我打电话问她是不是要气死我父亲,她却把电话挂了,她不听我电话用手机来干嘛?她就不配用手机。晚上我让她把手机交出来,她不肯,我就抢过她手机砸烂了。我们有时有口舌之争,但我没有经常殴打她,我平时讲话有些大声,所以导致她误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我在这里向原告道歉,从今以后,我的性格、脾气一定改,听原告的话,希望她早日回到这个家,我坚决不同意离婚。
【审判】
    本院一审认为,家庭暴力是婚姻关系中一方控制另一方的手段。在这样的关系中,常存在成文或不成文的家规。本院查明事实说明,张某给陈某规定的不成文家规至少包括以下内容:1、所洗衣服必须让张某满意;2、挨骂不许还嘴;3、挨打后不许告诉他人;4、必须接听张某的电话并且任何情况不得挂断。陈某稍有违反,即遭拳脚惩罚。张某对陈某的控制还可见于在诉讼中的表现,如,在答辩状中表示道歉并书写保证书,但在庭审中却对陈某进行威胁、指责、贬损,显见其不思悔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二)项规定,实施家庭暴力的,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依照该款规定,判决如下:准许原告陈某与被告张某离婚,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双方脱离夫妻关系。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一、正确区分家庭暴力与一般夫妻纠纷。
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规定,婚姻法相关条文所称的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司法解释列举了家庭暴力的行为手段和构成要件,但是,司法实践中,当事人起诉离婚的原因很复杂,加之受“法不入家门”、“清官难断家务事”等传统观念的影响,法官往往困惑于如何区分一般夫妻纠纷与家庭暴力:是否打一巴掌就是家庭暴力?是否只有严重的身体伤害才是家庭暴力?
    本案审理的关键即在于,原、被告之间争议是一般夫妻纠纷还是家庭暴力?如果只是一般夫妻纠纷,陈某没有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在张某坚决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调解不成的,应判决不准离婚。如果属家庭暴力,则符合婚姻法规定的应当准予离婚的情形,即使张某不同意,仍应判决解除双方婚姻关系。
    家庭暴力的核心是权力与控制,是加害人用以控制受害人的手段。加害人通常采用给受害人定规矩(家规)的方式,以暴力作为保证家规得以实施的手段,逼迫受害人服从自己的意志。当受害人违反加害人制定的家规时,即施以暴力惩罚,使受害人不敢违抗,从而达到控制受害人的目的。家庭暴力与一般夫妻纠纷的区别在于,一般夫妻纠纷中,夫妻双方的关系是平等的,目的是为了对家庭事务的处理达成一致意见,采用协商、互相妥协的手段达成目的,不会有规律性、周期性的暴力发生。而家庭暴力中,双方的关系是不平等的,加害人以控制受害人为目的,采用暴力、威胁的手段达到目的,暴力行为呈现周期性,并且不同程度地造成受害人的身体或心理伤害后果,导致受害一方因为恐惧而屈从于加害方的意愿。
    本案中,张某否认实施家庭暴力,将自己的行为淡化为一般夫妻纠纷。但查明事实证明,其给陈某制定了严苛的家规,自己可以随意辱骂、贬损陈某,陈某说一句“下辈子我自己过”,张某即认为自己有十分“正当”的理由可以动手施以“教训”,可见其实施殴打并不需要特别的诱因,印证了陈某及女儿张某玲陈述其经常施暴的事实。张某还不许陈某告诉别人自己挨打,当陈某向张某父亲求助后,张某不反省自己打人的行为违法,反而将责任推卸给陈某,责骂陈某“想将我父亲气死”,进而实施升级的辱骂和殴打,这都体现了张某对陈某强烈的控制意图。张某的行为虽然没有给陈某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后果,但其长期严厉的暴力控制,用鞋底抽打陈某嘴等带有侮辱性的施暴情节,对陈某的人格尊严和自我价值感造成沉重打击,精神伤害后果严重。双方之间不是一般的家庭纠纷,而是控制与被控制的不平等关系,属法律禁止的家庭暴力。
    二、认定构成家庭暴力的,调解无效应当判决准予离婚。
    按照法律规定,离婚案件的审理应当进行调解。为了保障受害人的人身权利,涉及家庭暴力离婚案件的调解应当区别于一般离婚案件。如果轻信加害人保证而调解和好,结果很可能是让受害人回到原有暴力关系中,遭受更为严重的家庭暴力。张某曾在陈某1989年起诉时当庭保证不再施暴,陈某原谅张某并撤诉,但张某的行为在此之后毫无改善。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张某在答辩状中表示道歉并书写保证书,但在庭审中却继续对陈某进行威胁、无理指责、人格贬损,显见其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家庭暴力的发生完全是自己的过错,认识到家庭暴力造成的严重后果。因此,应当对陈某的离婚请求判决予以准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