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民服务
>更多
民事案件
受害人对暴力无过错原则在涉家暴离婚案件中的应用

受害人对暴力无过错原则在涉家暴离婚案件中的应用

——高某某与伍某某离婚纠纷案

代敏

要点提示:指责受害人的过错导致家庭暴力发生是常见的施暴人抗辩理由。法律对家庭暴力的禁止是一律性而非选择性的,也即受害人对暴力无过错是法定原则。在涉家庭暴力离婚案件的审判中应当排除“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等观念的影响,将焦点放在暴力是否发生以及造成的后果而非暴力发生的原因。无论施暴人基于何种原因对家庭成员实施殴打、威胁等身体、精神侵害行为,均应认定为家庭暴力。

案例索引:

一审:2016)粤0402民初710

一、基本案情

原告高某某,女,1982210出生。

被告伍某某,男,1981823出生。

高某某于2016119起诉称:其与伍某某于20097月经人介绍认识,同年817登记结婚,20101222生育儿子伍小某。结婚不到一个月,伍某某就对高某某实施家庭暴力,直到20131126,因再次被打骂,高某某带着儿子从家中逃出,回到娘家生活至今。短短四年间,高某某被殴打近二十次,伍某某的手段也一次比一次残忍,甚至到了威胁要杀死高某某与无辜的儿子的地步。综上,特起诉请求判令:1.解除双方婚姻关系;2.儿子伍小某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3.被告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

伍某某辩称,高某某在婚后第一个月提出要1万元去深圳做生意,由伍某某父母筹足1万元给了高某某。双方到深圳后因对做生意的意见不一致,由争吵发展到打斗。这就是高某某诉状中所称结婚不到一个月发生的家暴,其实是两人因为生意经营而起了争执。

孩子出生后,高某某不肯带节育环,要求用禁欲的方式避孕。带节育环是计划生育措施,高某某不带节育环是违规行为,禁欲有害生理,也是引发家庭矛盾的导火索。20115月的一天,伍某某上夜班后回家,被高某某阻止进房睡觉,伍某某只好在电脑房睡。刚睡着,一阵凉水淋在头上。伍某某被淋醒后去到大厅睡,又被高某某用水淋。伍某某起身躲避至奶奶的小房间睡,再一次被淋醒。高某某质问道:你昨晚玩了几个女人?是五个还是六个?伍某某听后火了,说要杀了高某某。高某某说你杀了我谁给你带小孩?伍某某说一起杀了,然后自杀。在争斗中,高某某破口大骂,还辱骂伍某某父母祖宗,路人听了也说欠打。高某某诉状中称伍某某要杀死高某某和儿子,指的就是这件事。自此双方感情进一步恶化,争吵不断。

201311月,高某某称在深圳的姐姐叫她去帮忙管理生意,伍某某没有同意。同月26日,高某某竟然带着未满3岁的儿子偷偷离开珠海,去深圳帮她姐姐打工,并非像诉状中所说,因家暴逃出去。

以上可见高某某存在很多缺点,不能用简单的家暴把责任都推到伍某某身上。双方性格不合,同意解除婚姻关系,但要求儿子伍小某由伍某某抚养。高某某自己的任性和违规行为引发一系列的家庭纠纷,导致发生争吵打斗,其作为过错方还要伍某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不合情理,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9月,双方争吵后伍某某将高某某推倒在地并实施殴打,还持铁锤恐吓要将其锤死。2011521日早上,伍某某通宵在外饮酒后回家,到厨房摸正在洗碗的高某某下体,高某某将其推开并责怪他不该总是喝酒。伍某某即将高某某推倒在地,又大力肘击其胳膊,还拿菜刀猛砍高某某头侧的地板,威胁要将其砍死。伍某某父亲见状大声喝斥双方不要“打架”,上前打伍某某三耳光,又打了高某某一耳光。伍某某住手后,高某某打电话报警,被伍某某一脚踹倒在地。高某某又跑回卧室拿手机冲到楼下打电话报警,后警察到场处理,但未做笔录。病历显示高某某受伤为:1.头皮挫伤,头皮下血肿;2.鼻外伤(挫伤);3.双上臂挫伤。20131111日凌晨三时许,伍某某饮酒后回家强行要求过夫妻生活,高某某拒绝,伍某某即殴打其面部及大力肘击其胳膊。儿子伍小某被惊醒后,目睹了殴打的经过,还帮母亲擦眼泪。当日病历显示高某某外鼻肿胀,鼻腔可见血迹,诊断为鼻外伤。

每次被殴打后,高某某均回在广东省惠来县的娘家居住约半年。201311月底,高某某趁伍某某及公婆不注意带儿子坐长途大巴回到娘家,双方分居至今。高某某为服装店店长,月收入4000-7000元。伍某某给某开赌场的澳门人做保镖,月收入4000元。分居期间,伍某某每月支付伍小某幼儿园费用1000元。双方无夫妻共同财产。

二、裁判

香洲区法院认为,高某某主张伍某某多次对其实施家庭暴力,具体描述了三次受暴经过并举证证明后两次受伤情况,伍某某对殴打、恐吓高某某的行为及造成的伤害后果也不否认,据此,伍某某以殴打、恐吓的手段,对高某某的身体、精神实施侵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规定的家庭暴力定义,依法予以认定。关于伍某某认为是高某某的“过错”引发暴力的抗辩理由,香洲区法院认为,法律明令禁止家庭暴力,受害人对家庭暴力的发生无过错乃是法定,而不取决于施暴人是否有“合理”、“充分”的施暴理由。因此,无论伍某某所主张高某某的“过错”行为是否属实,均不影响对伍某某家庭暴力行为违法性的认定。伍某某多次对高某某实施家庭暴力,且双方分居已超过两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对高某某请求离婚并获得损害赔偿予以支持。综合考虑高某某的伤害后果及伍某某的经济能力,酌定伍某某支付损害赔偿金1万元。

关于伍小某的抚养问题,香洲区法院认为,伍某某多次对高某某实施家庭暴力且让伍小某目睹,由其直接抚养对伍小某健康成长不利。另一方面,伍某某父亲面对儿子殴打儿媳时,不能坚持理性的教育、劝阻,而是以殴打儿子或同时殴打双方的方式处理。可见伍某某之所以对高某某实施家庭暴力,与其从原生家庭中习得以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不无关联。如由伍某某直接抚养伍小某,难免再次造成家庭暴力的代际传递。综上,确定伍小某由高某某抚养。综合考虑伍某某收入及伍小某实际需要,酌定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为免双方今后因探望问题发生争执,案件对探望问题一并处理。考虑伍小某年纪尚幼且与伍某某生活在不同地区,为免影响其正常生活、学习,酌定由伍某某每月探望一次,因探望发生的交通费等相关费用由伍某某自行负担。伍某某不得于探望时对伍小某、高某某实施暴力或恐吓,更不得有争抢子女的行为,否则,伍小某、高某某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权的请求。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准许高某某与伍某某离婚;二、婚生儿子伍小某由高某某抚养,伍某某每月20日前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至伍小某年满十八周岁为止;三、伍某某可每月探望伍小某一次,具体时间、方式由原、被告协商安排,协商不下的,于每月第一个周六探望;四、伍某某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高某某损害赔偿金人民币1万元。案件受理费1350元,由双方各负担675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伍某某主动履行支付了高某某损害赔偿金1万元。

三、评析

(一)受害人有无过错不是认定家庭暴力的考量因素

司法实践中,施暴人指责是受害人的过错引发家庭暴力是常见的抗辩理由。受“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等观念的影响,审判中容易将注意力放在查明暴力发生的原因而不是暴力是否发生和暴力造成的后果。而事实上,夫妻因意见不合发生矛盾时,双方各自采用一些策略和方法应对,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应由情感、习俗、伦理道德进行评判。此时所谓“对错”,不属法律调整的对象。但是,法律对家庭暴力的禁止是一律性而非选择性的,一方实施家庭暴力即属违法,而不论其有无合理的施暴理由。

本案中,被告对殴打原告的事实基本认可,其抗辩理由主要在于认为自己系因被告的过错才实施殴打,双方属于夫妻“打架”而非家庭暴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的规定,被告的暴力行为造成原告身体伤害和精神上的恐惧,已经符合法律对家庭暴力的定义,应当予以认定。

(二)妥善处理子女抚养探望问题,阻断家庭暴力代际传递

施暴人实施家庭暴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从原生家庭中习得暴力,本案系家庭暴力代际传递的典型例子。当伍某某对高某某实施殴打时,其父亲不是进行劝阻,而是上前殴打伍某某或者同时殴打伍某某和高某某;在作为伍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参与庭审发表意见时,还称“早知道双方走到离婚这一步就应该两个一起打,一起教育”,可见其将暴力作为主要甚至唯一的教育方式,这种教育方式使伍某某学会了在面对夫妻矛盾时也以暴力相向。另一方面,伍某某在对高某某实施殴打时,曾让儿子伍小某目睹,目睹暴力同样对子女造成身心伤害,且易使子女耳濡目染地学会以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为了伍小某的健康成长,阻断家庭暴力的代际传递,故判决伍小某由高某某直接抚养。此外,为防止施暴人利用探望权继续对受害人进行骚扰、控制,在涉家暴离婚案件中应对探望问题予以一并处理,作出妥当安排。

(三)对损害赔偿金金额的确定

被告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应当按照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支付损害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八条规定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对于具体金额的确定,应从受害人的伤害后果和施暴人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几方面综合考虑。赔偿金金额不应过高或过低,过低无法起到安抚受害人和惩戒施暴人的作用,过高则可能超出施暴人负担能力,给其今后生活造成困难。本案根据被告的经济能力和原告的受伤情况,结合当地平均生活水平,酌情判决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1万元,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且被告主动履行,是较为适中的赔偿金额。

 

 

 

 (作者单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